上海勃东电气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闻中心  

“美国式承诺”:对华高科技出口松绑效果待查

2013-7-15

“为什么美国老是在讨论对华贸易失衡的同时又拒绝取消对华高科技出口的限制?”在今年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前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别代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8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撰文问到。

  7月12日,中美双方就本次对话的通报显示,美方承诺在出口管制体系改革过程中给予中国公平待遇。

  美国国内高科技企业要求政府放松对华出口管制的游说也从未间断。但美国政府此次做出的表态在多大程度上能够执行,仍是未知数。

  美国企业游说

  改革出口管制有利于美国政府更好地将出口管制重点放在敏感度高的技术上,同时放松对敏感度低的技术的控制。

  自从美国开始对华实施高科技出口管制以来,美国国内的以航空航天企业为代表的游说,就一直没有停止。

  航空航天领域向来是受限制较多的领域。十多年来,美国大部分商业航天工业一直在为摆脱上世纪90年代末强加于他们头上的《出口管制法案》而努力。商业卫星及其零部件被列入《美国军需品清单》(USML),使得该行业出口受到更为严苛的《国际武器运输条例》(ITAR)限制。这一做法也导致了美国在商业卫星制造市场上所占份额下滑。

  奥巴马政府5年出口倍增计划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出口管制体系改革程序,于2010年8月31日正式启动。

  商业航天工业及支持者们多年的努力终于在去年见了成效:2012年12月,美国国会通过的2013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的一个条款对上述规定做了一个改变,但是该法案并不是自动将商业卫星及其零部件从美国军需品名单上剔除,并转而列入限制程度较低的“商业管控清单”,而是重新恢复了总统的权力,允许其决定每样商品应归属的清单类型。

  今年7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国务院与商务部已经发布了关于美国出口管理条例修订案终稿的第二部分。该部分重新定义了美国政府如何保护敏感技术,规定了军需品和应用于军事的商业产品。

  该修订稿终稿将国务院提供的美国军需品清单上的内容分成了四类,原属于该清单的敏感度较低的项目已经被转列入“商务控制清单”。

  该发言人称,这些重新建构的类目清单已经交由公众与国会评议。每项新修订的最终类目在联邦公报上公示180天后将开始生效。在该时间段内,相关的公司、供应商及客户可根据新条目将其业务实践做出相应调整。

  该发言人还表示,改革出口管制有利于美国政府更好地将出口管制重点放在敏感度高的技术上,同时放松对敏感度低的技术的控制,保证这些技术能够出口到美国的盟国和其他国家,从而加强美国同盟国之间的互用性、提升美国自身在国防工业领域的竞争力,这对于一国安全是当务之急。

  出口限制由来

  美国采取这一举措主要是为了对中国政府施压,希望可以借此减少美国在中国的贸易障碍和遏制中国的军事发展。

  2007年6月19日,美国加强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限制的新规定正式生效。在此之前,美国出口限制已经实行了几十年,目的是保护己方在高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和国家安全。

  时任美国商务部长古铁雷斯曾经表示,这个规定希望“可以在复杂的中美贸易关系中取得平衡”,保障美国的“国家安全”、美国出口贸易商和就业者的利益。

  该规定中涵盖的对话出口受限的商品包括飞机及飞机零部件、航空电子、防空设备、惯性制导系统、激光、水底摄影机、推进器系统和个别电讯仪器等。美国商务部对这份名单的解释是,这是由该国商务部和国防部的专家就用作军事用途的项目来拟定的。

  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07年,中美货物贸易总额达3867亿美元,其中美对华出口652亿美元,自华进口3215亿美元,贸易逆差达到2563亿美元。

  长期的贸易逆差使得美国人认为这是中国在搞“障碍”,多次使用贸易救济措施,如对中国钢铁等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以及对汇率问题的争论。

  此外,2007年1月,中国用导弹击落一颗废弃卫星。这令美国感到不安。美国资深外交家约翰·特卡奇克曾经在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期刊上撰文称,这件事令美国情报部门对中国军队与西方的差距的看法有所改变。此外,美国还认为中国一直在隐瞒军事支出。

  所以,当这份对华高新科技出口限制规定生效时,美国媒体普遍认为,美国采取这一举措主要是为了对中国政府施压,希望可以借此减少美国在中国的贸易障碍和遏制中国的军事发展。

  效果仍待查

  现在中美双方的竞争性日益增强,那么美国小心敏感也是必然的。

  尽管在本次对话上,美国承诺在出口管制体系改革中给予中国公平待遇,但美国政府就“放松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打白条并不是****次。

  早在布什总统任期的****一周,美国商务部就曾经宣布给美国对华高科技出口松绑,将以往对华高科技出口的逐个审查,调整为向中国民用企业发放执照。

  2010年,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美国也承诺要放松对华高新技术出口的限制。但2011年6月27日出台的出口管制新政策《战略贸易许可例外规定》却让人大跌眼镜,规定称,部分符合特定条件的物项可不经许可出口到44个国家和地区,但是名单中却没有作为美国第三大出口市场的中国。

  2012年3月,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上海表示,美国已经准备将46项技术出口到中国,其中一些可能还不需要执照。

  当时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认为,这46项产品是相对低端的产品,即便如此,美国在对华出口时也还要“casebycase”逐案审查,所以根本谈不上是放宽。

  今年4月,美国国务院称正将一系列较不敏感的项目条款从美国军事出口限制清单中剔除,这些条目包括与飞机和涡轮发动机相关的部件及组件。据美国国务院表示,这些条目的年度出口额达200多亿美元。

  美国媒体称,此次对规则的变更是奥巴马总统自2009年宣布出口控制改革法案计划以来****次实质性的变更,此外,还有一些条款也在变更研究之中。

  中国商务部部长陈德铭曾经把美国这种行为描述为“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周世俭也认为,在美国近几届政府中,奥巴马此任对华出口管制最严,是对华技术转让做得最差的。

  多位国内专家认为,即使在今年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上,想要在美国放松对华高科技出口管制上取得突破的可能性也不大。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副所长倪峰认为,以前在中美双方贸易比较互补的阶段,对华出口还不是一件太敏感的事情,但是现在中美双方的竞争性日益增强,那么美国小心敏感也是必然的。

  倪峰认为这次美国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会做些象征性的让步,“毕竟他们一直说了要放松。”

  中国方面的数据显示,2001年,来自美国的高技术产品占中国进口的16.67%,到2010年下降到7.11%,2011年下降到6.26%。美国对中国大陆的高技术产品出口排在韩国、中国台湾、日本、欧盟、马来西亚之后。

重庆、天津“暗战”万亿机器人产业 成为用户规模****的应用 Instagram凭什么?
 
  文章分类
沪ICP备13025584号-1